【大美新疆】 何太平|| 沙彦哈达峰情思

摘要: 【伊犁锐角】何太平,作家,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和省市大奖,有文章在网络上广为转播。

11-10 11:01 首页 伊犁锐角




沙彦哈达峰情思





在祖国大西北边陲的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境内,驱车往南前行几十里地,便到了乌孙山脉的群峰之中。在这数十里的群山,环抱着奇峰突兀的白石峰,因为整座大山由白色的溶岩石所构成,在阳光下闪着银光,当地称之“沙彦哈达峰”,锡伯语的意思是“白色的山峰”。


犬齿般的白石峰顶终年积雪皑皑,它的四周,冰塔林立,雪峰如林,险峻峥嵘。群峰在阳光的反射下,映着寒光。由于几百万年地壳的升升降降、峰峦叠嶂,白石山早已被造化的错落有致。

 

方圆几十里的群峰,有的直插云霄,有的奇峰突起,有的石峰如林,有的高峻雄伟,远山近岫,淡云在石林中穿梭往来,白石峰仿佛是一位美丽的白衣少女披上了一层淡淡的轻纱。白石峰好似一头雄狮翘卧,又像白色的巨龙俯瞰着美丽富饶的伊犁河畔,蔚为壮观。山腰中的云杉、白桦、胡杨、水柳万顷苍翠,亭亭如盖。

 


山下林中幽邃,遮天蔽日、生机勃勃,充满了自然生态神秘的气息。锡伯族诗人阿苏是这样描写的:“高高的沙彦哈达峰,雄鹰飞起的地方,你的岩石圣洁,你的雪莲芬芳,你的溪水清澈,你的生灵吉祥,嚯哩吔!银子的山峰沙彦哈达,我们日夜把你遥望。


高高的沙彦哈达峰,人们向往的天堂,这里没有忧愁,这里充满安详,这里滋润生命,这里唤醒梦想,嚯哩吔!银子的山峰沙彦哈达,我们永世把你景仰。”

 

白石峰的山腰间,有一条“又、S形状的边防公路,人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我看这条路人们称之为“天路”也一点不夸张。如果说白石峰是龙的头,天路可称之龙的身和尾。龙头是海拔几千米的雪峰,龙身是横亘百里的群山,龙尾则是放射形的谷底平原。

 

这条路一直延伸上百里,直通昭苏河谷平原。天路是连接昭苏、伊犁的咽喉、生命线。远眺,公路像一条绸带,浮游在悬崖峭壁间,又好像战机给这群山间拉上了一道道长长的白色烟雾,烟雾从峡谷飞向云端,甚是壮观,引人遐想。

 


白石峰已是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境内的一个亮点,山上山下已打造成了森林公园。盛夏时节,千里游客涌向这里,赏日出,观云海,看落日······这里的山顶、山坡山下绿草如毡,争荣竞秀。山梁与山梁之间,青松林立,万木峥嵘。

 

森林公园里清泉叮咚、溪水潺潺。水穿石绕树、清澈见底。水岸边,白色毡房,凉亭外炊烟袅袅,正接待着千里迢迢的游客。白色毡房的餐桌上,摆放着熏马肉、马肠、纳仁、烤羊排、红烧牛排,人们在悠扬的冬不拉琴声中品味着伊犁的特产,欢歌载舞,欢语声划破了山野的宁静。

 

我去白石峰的那天,天公不作美,一大早下起了毛毛雨,等我走完螺旋似的山路来到峰顶时,雨渐渐下大了,可谓是风雨交加。在我的视野里,山顶、山间、山下万物是模模糊糊、朦朦胧胧,四处云雾笼罩。雨在风的催促下时大时小,雨点不停的打击着我眼前的车窗,发出叮叮当当的水响,我后悔昨夜没有看天气预报,今天的拍照、观景可能要落空,内心不免有些遗憾。

 

坐在车里的我,还是不甘心,想打开车门下车看看,谁知山高风大,风把车门紧紧的挤压着,仿佛要把人和车推下深谷,我只好放弃了下车的念头。

 


几十分钟过去,雨过天晴,太阳渐渐露出了笑脸。群山、巨壑、深谷,烟云弥漫,浩瀚无涯,宛如波涛起伏的大海。远近的峰峦都淹没在茫茫的云海之中,在我的眼前,云雾景观是何等的雄伟、浩瀚、瑰丽、神奇,云浓雾密,莽莽苍苍,使人心旷神怡、思绪万千。

 

这里的云海可同华山、泰山、黄山的云海媲美。老天不负有心人,眼前的云海像大海涨潮,惊涛骇浪,又仿佛是汹涌澎湃的钱塘江潮汐,群峰在云雾中成了云海里的暗礁、岛屿。峰与峰,岛与岛的上下卷起千堆雪。

 

浓雾时而冲向峰顶,时而甩下淡淡的云雾,这些云雾在飞跃、奔跑,冲向天空,驰向峡谷。千奇百怪的云雾,给我留下的是博大、震撼、气吞山河的雄伟气势。

 

白石峰下的大峡谷,紫霭升腾,白云飘拂,云雾在峡谷中涌动、翻滚。云层在风的推动下,翩翩起舞,白云把高低不等的山梁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青纱,山腰间,变幻着不同的画面,如仔细端详,云雾时而万马奔腾,时而像巨浪冲向云霄,此刻,整个天空形成了云海瀑布,我仿佛置身于焦作的温馨峡瀑布,云雾如锦似缎;有的好似贵州的银练坠潭,淡雾如练、金光闪闪;有的犹如一泻千里的黄河壶口瀑布,给人一种气吞山河、势不可挡的气势;有的或如广西的德天瀑布,洒下一浪又一浪,一波又一波的云珠。

 

我仿佛来到了瀑布的王国天地,这里的云雾奇观顿时把我弄的迷悯沉醉。我想起太平天国将领冯云山吟瀑布的诗:“穿山透地不辞劳,到底方知出处高,溪间焉能留得住,终须大海作波涛。”现在,这些观赏瀑布的人不也正是像瀑布一样经历了重重的断山绝岭,而终于归入海,成了奔腾澎湃的波涛了吗!这是老作家碧野对观瀑布的感叹。



万物经过雨的洗涤,变得更加翠绿,耀眼。峰与峰之间架起了一道巨大的彩桥,五颜六色,横跨天际。天路上拉上了一道道白烟伸向远方,薄如轻纱的云彩变得丝丝缕缕。此刻的群山、森林、溪流、峡谷变得清晰、宁静。

 

天路,一条银龙出天山,下车我在路上走了几百米,突然我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这条当年的战备路,不知牺牲了多少年轻的生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了战备,为了三线建设,为了国防,我们的边防卫士经过了十几年的努力奋斗,修筑了这条险而奇的天路。这条路,左边是高耸如云的峭壁看不到顶,右边是万丈深渊望不到底,这条路就是从峭壁的山腰里硬开凿的一道槽。有的地方只能通过一辆车,没有护栏;有的地方伸手可及天山积雪,证明了我已经在雪线以上的峰顶盘旋。

 

我们在大山里山回路转蛇形般的前进,使人心惊胆战,毛骨悚然。我几乎不敢往山谷望一眼。望着峭壁,踏着这条通往蓝天的路,我被边防儿女们的伟业所震撼,是无数英烈用鲜血和汗水、生命灌铸出来的。他们的功绩边疆儿女永远铭记,白石峰就是他们树立在天山儿女心中万古长存的丰碑。


 

我们走出雪线范围的高山,来到了连绵起伏的绿色丘陵地带,山腰都是密密层层的杨、柳、枫、槐,郁郁葱葱,铺天盖地,在阳光下闪烁摇曳。这里的植被是天山中段山脉中最完整、最丰富的地带,木草丰富,满山的山花,满地的药材,满岗都是宝。森林边防支队教导员陪我们走进了白色毡房,我们酒足饭饱,休息了半个小时,又出发了。

 

谷底原始森林重重叠叠排向峰顶,山与山的交汇处,溪流淙淙,大片大片的青松林立,在这里众多的群山形成了水浪似的地形,一浪一波,推向远方。洪纳海峡谷就在我视野的前方,十几年前我曾去过,吃过那里的高山鱼,这些群山在阳光的反射下,坡的顶端是红、黄、绿、紫、等多种色彩涂染,远望仿佛是无数自然的彩虹,把群山的顶端拉上了一道道瑰丽的虹拱,使人流连忘返。狭长的谷底平原上,白色毡房像朵朵雪莲盛开在溪流的两岸。

 

晚霞染红了群山、草原。白色毡房前已炊烟袅袅,奶茶飘香。在这里雪柳、胡杨、老榆树满山遍岗,一株株形状古怪,如苏东坡所写“如猛兽奇鬼,森然欲搏人。”

 

我们走出峡谷平原,奔入视野的是无边无垠,水草肥美、土质黝黑的昭苏大草原。草原上天马在奔驰,牛羊入长河,毡房赛云朵。眼前绿的是麦浪,黄的是油菜,一股股清香沁人心肺,黄绿错纵,微风掠过,麦浪掀起万顷波涛,你追我赶,奔向广阔的地平线。



夕阳渐沉,天空的西边燃烧着一片橘红色的晚霞,远处的群山,近处的草原被霞光染成了红色,此刻景致比天空更壮观。草原是活动的,当微风掠过,麦浪涌起的时候那麦峰上的霞光又红又亮,仿佛像一片片霍霍燃烧的火焰在涌动、闪烁。夕阳渐渐西沉,霞光由深红成了绯红,绯红变为浅红,当一切红光消失时,草原的天空呈现出一片肃穆的神色。

 

草原上马兰花、泡泡花、油菜花,红、黄、绿主宰着昭苏河谷广袤的大地,夕阳给草原披上了一层金辉,是那样的明亮、刺眼、夺目······

 

夜幕降临,大地沉睡。在万籁俱寂时,我写下了这些难忘的文字,记下了毡房内哈萨克兄弟流传下来的牧马歌:“我赶着马群去牧场,去牧场啊!嗬,马群好似五彩云,洒在辽阔的草原上,骑上我的枣红马,弹起我心爱的冬不拉,唱上一支牧马歌,我的心里多快活······”

 

白石峰,你是父亲的脊梁,傲然挺拔;皑皑雪峰是母亲的乳汁,你的养育之恩,四十七个民族儿女永远铭记······







作 者 简  介:


何太平,作家,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和省市大奖,有文章在网络上广为转播。


推荐阅读

【人生感悟】何太平|阳光洒进杏花林

【人间美景】何太平||那拉提——绿色的海湾

【真情倾述】  顾丁崑:追赶太阳的河流


点击阅读原文    有意外收获



首页 - 伊犁锐角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