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打架群像:打不赢就夹着尾巴做人丨人间

摘要: 当老好人,在村里是过不下去的。

09-15 04:59 首页 人间theLivings

《天注定》剧照


“在咱这穷山沟里,打架就得狠,舍得‘下茬子’。当老好人,你在村里过不下去的,谁得势就欺负你!”小丁母亲用手指着小丁的脑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一天上午,我去菜市场买菜,在一个豆腐摊前,一个稍显富态、城里模样的女人来买千张,“怎么这么早就卖完了?”她问。

老板娘说:“我小叔子和人打架,当家的就回农村老家啦,我一个人做的少。”

“人家把你小叔子打坏啦?”

老板娘一脸不屑,“那个人怎么打得过我小叔子,是我小叔子把他打啦。我小叔子这人出手可狠,一棍子下去把人家胳膊给打断了。”

“哟,你小叔子咋是个不知道轻重的二百五吔!”

老板娘一愣,不高兴地皱着眉说道:“你不知道我们农村的情况,打架就得狠,舍得‘下茬子’,不然就混不下去。”(下茬子:打架时不计后果地攻击对方要害部位)

“你们农村人真野蛮,一点儿法律意识都没有。”城里女人摇摇头走了。

这种评价我听过多次,一个城里人恐怕很难理解农村人为何会这样。我也只是一个连初中都没毕业的农民,说不了太深,就讲讲这些年发生在身边的故事。

野蛮背后,似乎也有诸多的不得已。



1


我们村里有一种做法:跟别人打架时,有意把对方砍伤,然后赔上一笔钱,确立起自己的名声。有了这种名声,在农村比什么都重要。

在我上小学的路上,有一座占地几百亩的公家林场。在林场的东北角,有一个小院子,一对50多岁的夫妇住在这里当守林人。周围的村民经常去林场里偷树,偷竹子,进去放羊放牛,完全不把老守林人放在眼里。

后来,村干部把林场承包给了一个外乡人。外乡人把林场里的大松树全都放倒卖掉,又种上杨树苗,然后就离开了,一年也难得来看一次。但说来也怪,无人守护的林场里,却再也没人去偷竹子或是放羊放牛了。

每当小孩子牵牛赶羊出门的时候,大人们都会正颜厉色地反复叮嘱:“不要去林场里放呀!你要是把牛羊赶到了林场里,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之所以会这样,只是因为有一个传说:这个外乡人是黑社会,曾经杀过人。但这些事,谁也不敢去确定。直到如今,我也没有见过这个外乡人,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2


我们村一共29户人家,最横的当数王家和张家。因为他们各有四个成年儿子,人多,打架的时候有帮手。每次开会有什么事情,他们两家子同意了,也就通过了。

10多年前的秋天,我们在稻场里给水稻脱粒。突然,从北边骂骂咧咧来了两个男人,前面是个高大的黑胖子,后面一个人瘦小些。他们边骂边问:“王胜是谁的儿子?”

那年王胜14岁,哥哥王强16岁。王胜在学校被同学揍了,他就叫上王强,把那个同学胖揍了一顿,然后收拾东西跑了回来,学也不上了。此时他兄弟俩正在稻场给父母帮忙。听到有人问他们的名字,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放下手中的杨杈,一溜烟跑了。

那两个男人一边问,一边往王家的稻场走来。夫妇两个忙迎上去赔着笑脸给人家解释。胖高个二话不说,抡起巴掌打了他们夫妇几下,然后要求他们赔1000块钱,他们也没犟,回去拿钱赔给人家。当时,王家的兄弟们也在稻场干活,却都没吭声。

如果弟兄一起上,这两个人肯定打不过。可他们不敢,因为这个胖高个是远近闻名的浑头牛。就是这样的名声,让他们都没敢动手,先就认输了。



3


正是因为这样,在农村,家长从小就会教育孩子:打架要舍得下茬子。朋友小丁就是这么长大的。

小丁的二叔是同村同姓的本家,小丁的父亲老丁比二叔大一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即便是各自成家后,依然好得像亲兄弟一样。转折发生在几年以后,二叔当上了生产队长。

一年夏天,久旱无雨,池塘里只剩下了半塘水,于是二叔召集村民开会,制定了严格的规定:池塘里的水只能由放水员统一放,私自开剅放水罚款50元。

开过会不久,几个村民就找上了二叔,“你哥私自放水了,怎么办?”二叔去老丁家的稻田里一看,果然有水。想着两家的交情,权衡之下,也只得让老丁按规定交了罚款。

自此,两家的关系便每况愈下。

一次,二叔家的水牛跑了,把老丁家的水稻吃了一片,被老丁逮个正着。二叔理亏,答应秋后割了水稻就赔给老丁家。

“不行,现在就得赔!”

“现在家里没稻谷,赔不了。”

话不投机,两人走上前,伸着胳膊打了起来。

那年小丁16岁,正好辍学在家,听见打骂声,忙从家里跑过去劝架。“别打了,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尽让人家笑话。”

“笑话个屁!你是不是我儿子,是我儿子就一起揍他。”老丁抹了一把脸上的鼻血,举着粘满血的手指着二叔,“你看看,你看看,他都把你爹打伤了,你不帮忙揍他,还说让人家看笑话!”

小丁低着头站着,到底还是没有动手。


    

老丁骂骂咧咧地回了家,小丁妈忙提着火钳走出厨房询问。

了解事情后,丁妈妈转身看看小丁,“儿子不是也去了吗?你两个人还打不过他?”

“唉,他不但不帮我,还拉着我,让我展不开拳脚,这才让老二趁势打了我一拳。”

“哎哟!白养你这么大了。”她气恼地骂道,“你可真是个窝囊废!”

“这一点小事儿,为啥非得打架呢?”小丁有些委屈,“大家都是邻居,又是本家的,况且他已经说赔咱家水稻啦。”

小丁妈教训儿子,“他说秋后赔咱,那是说便宜话儿呢,哪家缸里没个几百斤稻子,他要是真想赔,现在就会赔。”

“邻居之间,都养牛,难免吃些庄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算了吧。”

“没用的窝囊废!还指望着养个儿子长大了给我们撑腰呢。你看看人家小勇,那年跟你一样大,打架多下茬子,一下子就打出了威风,你看现在村儿里谁还敢跟他奓翅儿。”

小勇比小丁大7岁,是村子里有名的“浑头牛”,没人敢惹。

小勇17岁那年,他家建瓦房,嫌邻居家的一棵小树碍事,给砍了,邻居不愿意,小勇的爹就跟邻居打了起来。那天,很多人在那里帮忙建房,看打了起来,都赶紧跑过去劝架。

小勇那天也在,正拿着把铁锹在挖地基,看见他爹跟人打了起来,二话不说提着铁锹跑过去,照着邻居的脑壳,举起铁锹拍了下去,邻居一下子就昏过去,锋利的铁锹划掉了邻居的半个耳朵,鲜血立刻涌了出来。

发生这样的事,村里也没人报警,家属只是把伤者送到医院,双方协商后,赔了几千块钱了事。事后,他爹逢人便吹嘘,“我家小勇会打架,下茬子!”

小勇这一铁锹拍下去,在村里树起了威风。此后,无论因为什么事儿起了争执,只要小勇一出面,别人就不敢吭声了。

小丁听完母亲这番话,着实有点吃惊,“万一把别人打坏了可咋办?会被抓去做牢的!为了一件小事,值得吗?”

“怎么不值得?你看看现在村里哪个不怕他。当老好人,你是在村里过不下去的。谁得势就欺负你!”她用手指着小丁的脑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真有过不去的纠纷,可以找派出所来处理嘛。”

“哼,派出所来了也没用,一没打死,二没打残,只是一些皮外伤。像今天你爹这个事儿,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派出所能咋处理,还不是各罚几百块钱拉倒。在咱这穷山沟里,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夹着尾巴做人……”

小丁不愿再听母亲没完没了地数落,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躺在床上。

在他的记忆中,二叔一直都很好。小丁4岁那年冬天,一天深夜,老丁不在家,小丁又发高烧,是二叔背着他走了10多里弯弯曲曲的土路到镇医院。


    

尽管小丁不想跟任何人打架,可最后到底还是把二叔打了。

三年后的一天,小丁和父母在稻场里给水稻脱粒。突然听到二叔的稻场里传来打骂声,似乎还夹杂着老丁的叫骂。小丁拿着杨杈,急忙跑过去,看到他爹和二叔扭打在一起。

小丁一看父亲占下风,不由分说地跑过去,举起杨杈,猛地拍了下去。二叔侧过头来,看了眼小丁,眼神复杂。小丁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但已经拍下去的杨杈却收不回了。

二叔举起左胳膊拦挡一下,可哪里挡得住,小丁已经19岁了,又在建筑工地打过两年工,经常在家挑一百多斤重的担子,练得一身蛮力。杨杈打过二叔的胳膊,又“咚”得一声落在二叔的头顶,鲜血马上从他早已花白稀疏的头发间流了出来。

其实这件事错在老丁,连小丁的母亲都说老丁是没事找事。他牵牛去池塘,本该走稻场旁边的小路,可老丁偏偏牵着水牛穿过二叔的稻场,就是这么巧,走到稻场中间时,水牛突然停下来,拉了一大摊稀屎。二叔气愤地喝斥老丁,老丁也不甘示弱,两人立刻就打了起来。

后来,二叔用擦汗的毛巾捂住流血的头顶,自己回去了。小丁原以为二叔会来找他赔偿医药费,可是没有,此后这件事儿连提都没提。

从此以后,村里人都知道小丁把二叔打了,打得头破血流,再也没有人说小丁懦弱可欺了。但小丁心里却总是惴惴难安,他怕面对二叔,也怕面对二叔家的其他亲人。

 


4

 

母亲常讲两个故事,一个是6岁时去许昌讨饭,另一个就是打架。

母亲村里有个人叫蛾兄,一次开着拖拉机去洋河镇上卖西瓜。一个光头来到车边,抱起一个就走,蛾兄喊住他,“还没给钱呢。”

“吃你一个烂西瓜还要钱,我没找你要地皮费就不错了!”

那时候,蛾兄刚20出头,血气方刚,举起竹棍就对着光头狠狠敲了一棍。

光头没想到他真动手,“好小子,你等着。”说完就走了。

有人劝蛾兄,你快跑吧,这人惹不起的,是街痞子,有一大帮人呢。在他犹豫的时候,光头领着10多人就到了。

蛾兄被一块砖头砸到肚子,摔倒了。光头走过去,伸出脚踢踢他,“咋样,你小子还敢猖狂吗?”蛾兄突然暴起,抓起西瓜刀,对着光头的肚子就攮了进去。

蛾兄也受伤了,回家后,他爹带他住进了本乡的医院。几天后,有三个人找到医院,说光头也住进了医院,让他拿些钱。

蛾兄的父亲说:“这钱不是小数目,我身上没有,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回去给你们拿。”

他出门后转身就进了派出所,警察把这三个人铐在派出所大院里喂了一夜蚊子,第二天上午放掉后,他们再也没敢来。

每次讲完,母亲都会教育我,“你看,做人就得放厉害点儿,才能不被欺负。蛾兄要不捅那一刀,非被那伙人打死不可。”

我敷衍,“行,下次你跟邻居吵架,我掂刀出来捅死他们。”

“不是让你真捅,把刀掂出来吓唬吓唬就行,你要让他们觉得你不是好惹的。”

今天翻《谚语大全》,看到一条: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如果现实中没有什么办法阻止百拳来,那么大概也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打得一拳开。

编辑:任羽欣


本文系网易人间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人间,只为真的好故事。


作者文

我的小学生活,穷并快乐着



人间theLivings

网易新闻 非虚构工作室

只为真的好故事


活 | 在 | 尘 | 世  看 | 见 | 人 | 间

微信号:thelivings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以下「关键词」,查看往期内容:

祭毒 | 坡井 | 南航 | 津爆 | 工厂 | 体制 | 年薪十二万

抢尸 | 形婚 | 鬼妻 | 传销 | 诺奖 | 子宫 | 飞不起来了

荷塘 | 声音 | 血潮 失联 | 非洲 | 何黛 | 饥饿1960  

毕节 | 微商 | 告别 | 弟弟 |  空巢老人 |  马场的暗夜

行脚僧 失落东北 | 狱内“暴疯语” | 毒可乐杀人事件

打工者 | 中国巨婴 | 天台上的冷风 | 中国站街女之死

老嫖客 十年浩劫 | 中国版肖申克 | 我怀中的安乐死

林徽因 北京地铁 | 北京零点后 | 卖内衣的小镇翻译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更多精彩内容


首页 - 人间theLivings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