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更喜欢卸下面具的杜兰特

摘要: 美国虽然号称“言论自由”,\x0a但其自由度随着阶级地位的上升而减小,\x0a正好成反比。\x0a这就是话语权的“能量守恒”。

09-21 13:23 首页 苏群


杜兰特很快出来道歉了,否则,他的推特“小号事件”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除了道歉,没有别的办法。因为是公众人物,他还必须重新戴上面具,躲回套子里去。


作为一个言论极致自由国家,美国实际上没有太多的言论自由,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我不能称为“讽刺”,因为言论自由毕竟是宝贵的权利,必要时还得使用一下。


在我看来,美国这样的国家虽然号称“言论自由”,但其自由度随着社会地位、阶级地位的上升而减小,正好成反比。我这里说的阶级地位并非来自“阶级斗争”的概念,是指社会阶层的等级,包括社会名望、财富以及政治。一个人的社会名望越显达,资产财富越充足,政治级别越高企,其言论自由的范围越小。这和我们这里没什么两样。


杜兰特是球星,属于娱乐明星的范畴,但他和詹姆斯一样,虽然政治地位并不高,却占据着社会名望和资产财富的高阶地位,自然言论自由就小,说通俗点——必须一言一行谨而慎之。



这种现象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呢?我不是社会学家,但也想试着分析一下。


我认为他们所谓的“天赋人权”,其实也是“能量守恒”的概念。上帝给他们说话的权利,换算成话语的“能量”,其实是相等的。这个“能量”的大小,不会因为你是杜兰特就高人一等,也不会因为你是一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而比他不如。


但是因为社会阶级的不同,话语范围大不一样。杜兰特的instagram帐号有870万粉丝,普通的球迷可能才几十个。同样一句话,发在社交媒体上,其影响力有天壤之别。


你可能会问,难道因为杜兰特粉丝多、影响力巨大,就不可以说真话了吗?你得看这真话是什么内容。他说,我爱我的妈妈,这句话符合社会主流价值标准,符合人类的天性,这就没有问题;他说,我不喜欢那个教练(多诺万),这可能符合一部分球迷的判断或喜好,但也会与更多的球迷意见冲突。这时候,杜兰特就得调整他的发言内容,尽可能在不同球迷群体的缝隙中,小心翼翼地穿梭前行,以免取悦了一部分,惹毛了更多的人。


你可能接着问,惹毛了又如何呢?他们能把杜兰特吃了?这个不会,但杜兰特是身价亿万的超级明星,除了打球赚那2500多万一年,身上还背着高价代言合同。他要为自己的财富负责,为家人负责,为身边那些为他打理一切的团队负责,为那个品牌的形象负责。如果他没有这么多的钱,也没有这么多的挣钱压力,当然可以想说什么说什么,不过,那也说明他的话语影响力没那么大,阶级没那么高。


我们常说“人微言轻”,就是这个道理。那个叫Cole Cashwell的球迷,不过是质问了一下杜兰特,圈了他的公开帐号,用词也不激烈,相当文明,而且还表明了自己杜蜜的身份,杜兰特立刻回答说:“他不喜欢管理层,也不喜欢为多诺万打球,阵容没那么强,只有他和威少。”



“小号事件”的爆发,就是因为这条推特的一问一答。杜兰特的认证帐号,用罕见的语气评价他从前的教练和队友,一杆子全都打倒,这是典型的“能量不守恒”。


我们可以把每一次发言比作一个爆炸物:原子弹最厉害吧,接下来是导弹,然后是子弹,然后爆竹,最后是小鞭炮。杜兰特认证帐号那么多粉丝,按话语权的“能量守恒”,顶多往地上扔个小孩玩的砸炮,因为你一扔,就是870万个砸炮。而一个普通的网络喷子,你可以投原子弹,但没几个人知道,就像戈壁滩上的核试验。


当杜兰特以那样的口气说话,哈哈,就相当于扔了870万颗原子弹,地球都毁灭100万次啦。这就是为什么,杜兰特发现自己闯下了大祸。


而祸起的根源,不是杜兰特误操作,就是给他负责官推的小编误操作。因为从推文语气上看,用的是“他”作为人称指向,似乎不是杜兰特本人在说话。但既然是杜兰特的认证帐号,这个人即使不是杜兰特,也是洞悉杜兰特心事的小编,也就是说:杜兰特是真的不喜欢多诺万,也不喜欢除了威少之外的大部分队友。好在杜兰特没说威少的坏话


名人帐号由小编代操作, 这是他们那个阶层的行规。杜兰特肯定在推特有小号,用来和亲密的亲朋好友互动,但也用来回骂网络喷子。


美国有个名人起底的公司,专门寻找名人小号。“小号事件”爆发,他们没找出来推特上杜兰特的小号是什么,却在instagram上挖掘出了小号。这是被他哥哥泄露的,因为instagram有身份指向功能,他哥哥托尼手欠,把杜兰特的小号“quiresultan”暴露了。这是个私密帐户,必须申请通过才能关注,前天我去看时还有贴子,现在都已经删光了。



名人的小号,在身份没有暴露时,其社会阶级的属性与普通人差不多,属于最低层,因此其个体的话语能量可以极大,怎么骂人都行。这时候,其功能就是发泄,过瘾,以牙还牙,心理觉得平衡了。


像杜兰特误用认证帐号过瘾发泄的名人事件,在中国的微博上也有过,但通常的解释都是“我的微博被黑了”。其实哪有那么容易被黑呢,多说几句,新浪就不干了。


我支持名人有小号,因为名人也是人啊,也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你可以说,名人社会地位这么高,挣那么多钱,让人骂两句怎么了?是的,这就是所谓的“公众人物”概念。在我们国家,公众人物也已经写入民法,其隐私可以被适当披露,要接受社会舆论的监督,打官司的时候,公众人物的隐私权范围明显小于普通人。而一旦他用了小号,其公众人物的属性就消失了,因为它不具备公众人物的影响力和范围。


杜兰特背着巨大的压力从雷霆到勇士,据他的经纪人说,曾一度对自己出走非常后悔,因为在网上被人骂惨了。几百万个不理解他的球迷,每人扔一颗原子弹,就不是沙漠里的核试验了,而他不能回扔哪怕一颗原子弹。如果没有小号,他就失去了像普通人那样在社交媒体上互动的权利,再牛逼的人,你也得让他有个家、有亲人和朋友说说话吧。


作为篮球运动员,最好的解压办法就是夺冠,对他来说,亚军都是失败。所以,在勇士队拿到冠军后,杜兰特前不久特地推出一款鞋垫,用来反击过去一年来对他的质疑。



杜兰特的“小号事件”让我们更真切地感受到他的七情六欲,让这个明星显得更加真实,也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感受他们的不易。


采访球星多了,知道他们躲在面具后面是多么为难。这次我刚刚在洛杉矶见到杜兰特,他是参加耐克球衣发布仪式的最大牌,围观最多(见《乔治穿上雷霆这身新球衣,骚气得很》)。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把一个个问题丢给他,他的回答我录下来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在文章里基本没有写。在我们行话中,这些就是所谓的“片儿汤话”。你想象一下,一碗面片儿汤,只有盐和几滴香油,连青菜都可能不放,那是什么滋味呢?


我喜欢卸下面具的杜兰特,哪怕就那么一小会儿。这种机会非常难得,对我来说,他可能说了一些大逆不道的话,但这是他的真实思想,我也不会因为这些话看低他,或者看低他从前的教练和队友。


杜兰特道歉,因为他知道自己越界了,过度使用了自己的影响力。但他应该明白,自己“话语能量”的最小化,也是社会地位和财富提升后的必然结果,而这不正是他们这些篮球明星苦苦追求的吗?你看欧文到First Take做节目的时候(见《这样的无情拷问,也就欧文受得了》),欲言又止、躲躲闪闪的样子,是多么不容易啊。他虽有冠军在手,却还没有杜兰特那样的地位,离开詹姆斯正是为了朝那个方向努力。


尽管如此,欧文也不敢像杜兰特这次的“小号事件”那样,难言之瘾,一喷了之吧?



如果漏过下列文章


请点击封面和标题



首页 - 苏群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