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 深秋里的糖炒栗子:宁可被烫到尖叫,也不要它冷冰冰的

摘要: 今年的栗子你吃了吗?

10-29 22:15 首页 国家人文历史

经公众号“悦食中国"(微信ID:Yueshi_China)授权转载。

深秋季节最让人企盼的小吃一定是糖炒栗子,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婆婆妈妈们,或是街头的小贩,都会不约而同地攒上几筐饱满的生栗子,然后开始炒栗子的工作。


家里的炒栗子很简单,一个平底锅,一点麦芽糖,一点黄油,再加上为每一颗栗子都先划上锋利的一刀,就可以开始炒了。



而家门外的炒栗子却几近行为艺术,需要一口乌黑锃亮的大锅,一种名字叫做“糖砂”的听着怪诱惑的细碎的黑砂石,里面据说混合了糖和植物油,以及一个看上去气势汹汹的炒栗人,一般总是个面无表情的大汉,有时拿一把大铲,有时则只是戴着一副看上去身经百战的黑糊糊的棉线手套。



无论他是用大铲翻动着那些沙子和栗子,还是徒手翻动着那些沙子和栗子,那些热火朝天地传出阵阵温暖甜香的栗子,怎么看都是某种暴力美学的结果,所以它们也应得一种带有微微暴力色彩的结果——当你打开那只被塞得满满的牛皮纸袋,冒着被烫伤的危险取出一颗栗子来,手指和牙齿快速地工作着,潦草地吞下那颗被剥得有些乱七八糟的小果实的时候,那一刻你才能真实地体验到吃栗子的快乐。便是那样急切地,莽撞地,一颗接一颗地边走边吃的方式,那样的栗子才是最为美味的,它们是寒冷季节最棒的一种糖果。



栗子当然也有比较文雅的,不慌不忙的吃法,比如栗子蛋糕。


每年的栗子季,亲戚串门的时候,都会带来白色方形纸盒,里面盛放着摆放整齐的几块栗子蛋糕,最精彩的部分就是海绵蛋糕上那一坨鲜滑甜美的鲜栗子泥,为了这小小的一口,每次都要预先去凯司令排队才能买到的。



但每种老字号食品总有衰微的一天,每一年送来的栗子蛋糕的口味都在打折扣,且那坨最诱人的栗子泥渐渐的倾向于泥浆的口感时,我们便决定自己动手来做栗子蛋糕。


买来鲜栗子,用麦芽糖将其炒软,加上鲜奶油,用手工搅和成栗子泥,确保其不会太稀也不要太干。最后的步骤就是用裱花筒将其挤在自家烤制的、蓬松而软和的海绵蛋糕的上面,一圈一圈地做成“Mont-Blanc”的模样,事实上,这也是栗子蛋糕的名字由来。栗子泥是淡淡的褐色,这正象征了秋冬季树木枯萎但又覆盖白雪的白朗峰呈现的颜色。



在法国和意大利,很盛行吃糖皮栗子,Marrons glaces,里面是又软又糯的大个头栗子,外面则包着层薄薄的糖衣。


嗜甜又讲究浪漫的巴黎人最喜欢这种别致的小甜点,在很多卖手工巧克力的小店,到了栗子季节,也都会出售这种包着金箔纸的可爱的小零食。不过,并不是每一家的制作手法都那么出色,糖皮栗子一搞不好,就会变成糖衣太厚又甜死人的砂糖炸弹。



如果保险点儿,你也可以在栗子季,选择吃一份栗子味道的可丽饼。要知道,“热乎乎”这个形容词和所有的栗子甜点都是绝配。



宁可被烫到尖叫,也不要去选择吃一颗冷冰冰的栗子,那样就失去了吃栗子的意义。而栗子可丽饼,那鲜甜的栗子泥,轻盈的奶油,金色的糖浆,还有那热乎乎的现做薄饼,还有什么比这么一道简单又经典的栗子甜品更经典的小吃呢。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除了糖炒栗子,用糯糯的板栗烧一道红烧肉也显得很有诱惑力。撒足细切培根和坚果碎的栗子浓汤,Mont Blanc里裹着丰厚奶油层的蒙布朗,日本松屋的蒸栗子羊羹,以及上海老克勒口中经典的粉粉沙沙的凯司令栗子蛋糕,这些都是这个季节才有的恩赐啊!今年的栗子你吃了吗?


注:未经版权方允许,请勿转载、抓取。


好 文 推 荐


他被张国焘开除党籍,因写得一手好字才免遭杀害,还与毛泽东互赠墨宝

在我军历史上,有三位朱光,其中一位参加革命最早,生平最为传奇,但在今天却鲜为人知。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六出祁山:诸葛亮是为兴复汉室打一剂强心针?还是因为个人之好恶?

诸葛亮终于出兵了。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西汉边疆基层干部的一天:填单、开会、过关审核……

西汉元帝时期,一个普通的日子。汉帝国西部边疆的肩水金关管理所内,一个名叫礼忠的基层干部正在填写一份《财产申报单》……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点击图片查看


国家人文历史

微信ID:gjrwls

长按关注

首页 - 国家人文历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