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主,你要当心了!丨聊天

摘要: 有权不去用,出事要担责,这赔本的买卖显然不能干。

09-09 17:10 首页 北京日报公道


昨天夜里,公道君(ID:bjrbplb)所在的各个群中,突然出现同频共振,大小群主集中发声,申明建群初心,强调入群规则,警示发言规范。力度之大前所未有,想必是有要事发生!


果不其然,在诸位群主纷纷冒泡之时,公道君被这样一条消息刷了屏——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印发《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并于2017年10月8日正式施行。《规定》出台旨在促进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健康有序发展,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积极健康的网络文化,为广大网民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根据《规定》,公道君大概归纳出一些组群的基本要件:


哪些算是群:

微信群、QQ群、微博群、贴吧群、陌陌群、支付宝群聊等各类互联网群组。


组群应有限:

合理设定群组成员人数上限、个人建群上限、参加群数上限。


入群要有矩:

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对使用者进行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对互联网群组实行分级分类管理,并建立使用者信用等级管理体系。


群主负总责:

“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


这意味着,一直以来由于群主自律意识淡薄所导致的失控现象将开始有规可循,或者换句话说,之前“拿群主不当干部”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这是好事,也是必然之事。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不能单纯的以自由为口号就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任由暴力色情、谣言诈骗、传销赌博等内容泛滥成灾。

    

《规定》已出,对群员来说,“别拿群主不当干部”应当成为一种意识,时时检点自己的言行应当成为一种自觉。对群主来说,“要当心了”应当成为一种提醒,维护群中风清气正应当成为一种担当。


这背后的治理逻辑是:互联网时代,社会治理的扁平化倾向正在越来越明显,群主守群有责,放任不法信息泛滥,就是失职,就要付出代价。《规定》的出台,可以看做是正式赋予群主整肃风气的职责,只是这种“权力”带有鲜明的互联网特色,堪称社会治理力量的重要补充。


当然,习惯了自由的人,对于任何约束都是反感的。可以预见,《规定》正式施行之后,必然会存在一个冲突期,这个冲突期能不能顺利过渡成功,就要看群主是不是珍惜自己的“干部”头衔,是不是真的在乎并重视自己来之不易的宝贵“权力”。


最近其实不乏“群员犯事、群主连坐”的新闻,在沈阳就有这么一位:

吴某用微信建了一个好友群,经众多好友推荐,发展成为拥有100余人的微信群。开始他还对群员进行约束限制,后期就放任不管了。群员马某在群中每天都发布“有大片看”信息,向群员收取数十元会费,每天向交钱的人发送淫秽视频。对此,吴某视而不见,也想通过这种方式扩大影响增加群友。


警方接到举报后,马某被迅速抓捕归案,群主吴某也因视而不理,涉嫌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被警方依法予以刑事拘留。

群主冤么?其实不冤。



这涉及到的其实是群的定位问题。有人觉得,微信群是一个相对封闭、人数有限的私密网络空间,发什么是个人自由,怎么会涉嫌违法呢?事实上,这是一种误解。当前网络发展得如此迅速,一些以前我们认为私密的空间,比如说博客、微博、QQ空间、微信朋友圈,现在都已经成为半公开的网络空间。


衡量私密和公开,其实也很简单,就是看传播范围,只要传播的受众达到一定数量,就可以认为是公开传播。就眼下来看,一个群动辄上百号人,传播力非常惊人。很多突发事件的首曝往往出现在群里,很多谣言的扩散也往往充斥在群里。因此,仅以封闭空间来理解群,就会出现误区。只有以公共空间的视角来审视,才能把握准群主的责任,也才能维护好群里的秩序。


而且从司法实践来看,依据两高的司法解释,“利用互联网建立主要用于传播淫秽电子信息的群组,成员达30人以上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对建立者、管理者和主要传播者,以传播淫秽物品罪定罪处罚”。这实际上就是按照受众人数来定违法与否的。“群员犯事、群主连坐”,也正是在这个法律原则下进行处理的。


拿不拿群主当干部,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也是解决当前互联网治理落地难问题的关键突破口。作为群主,不但要学会拉人,还要学会踢人;不但要学会建群,还要学会关群。对群主来说,有权不去用,出事要担责,这赔本的买卖显然不能干。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如果群里面有一个老发违法信息的“猪队友”,作为群主就应该及时把他扫地出门。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发布或推送的所有内容,除注明来源外,版权均属北京日报社所有。欢迎合作,拒绝剽窃。同道者可直接留言或后台联系。


本期编辑:张砥




首页 - 北京日报公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