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在“敦刻尔克”前加这三个字?|聊天

摘要: 中国故事去哪儿了?

09-09 17:10 首页 北京日报公道

77年前,约40万英法联军在敦刻尔克上演了军事大撤退,33万多将士在德军的封堵下成功脱险。

近期,英国著名导演诺兰新作《敦刻尔克》在全球范围上映,让世界人民再次聚焦这段历史。影片虽有争议,但还是赞誉更多。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今后讨论二战题材电影时,这是一部无法绕开的作品。

   

《敦刻尔克》剧照。 


在公道君(ID:bjrbolb)印象里,众多“二战经典电影”的长串名单中,几乎清一色都是西方作品——



去年上映的《血战钢锯岭》,展示战争中信仰的力量。

   

拷问生命之价值的《拯救大兵瑞恩》,里程碑式的战争电影。


史诗级传记片《巴顿将军》,人们记住了叼着雪茄、拿着象牙柄的手枪,指挥坦克冲锋的“浪漫”将军。


描绘“诺曼底登陆”的经典之作——《最长的一天》。



关注二战中犹太人命运的《美丽人生》、《辛德勒名单》。

   

展现惨烈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兵临城下》。

   

述说希特勒最后人生的《帝国的毁灭》。


展示日军“偷袭珍珠港”的史实片——《虎!虎!虎!》

   

透过这些作品,公道君(ID:bjrbolb)发现两个特点:


一、它们几乎都是根据二战中真实事件改编而来。


二、无论是战胜国美国、英国、苏联等,还是战败国德国等,都在从自己角度阐释、思考这段历史。


而我们呢?


作为二战的东方主战场,中国人经过了14年的艰苦战斗,才赢得了抗战胜利。这其中,我们经历了无数曲折坎坷,国家与民族命运数次悬于一线,涌现出一大批可歌可泣的战斗故事。但在文艺创作领域,尤其是电影方面,我们的呈现还很不够。


例如,欧洲有“敦刻尔克大撤退”,我们同样有壮烈的“宜昌大撤退”,也有更凄惨的中国远征军“败走野人山”。



“宜昌大撤退”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为了保存工业实力,中国沿海的工矿企业纷纷内迁,并源源不断来到湖北宜昌。


而后平津陷落、淞沪败退。上海、南京、武汉纷纷沦陷,自古被誉为“川鄂咽喉”的宜昌,俨然已经成为了全中国命运的“咽喉”。


无数货物和难民涌往此地,这其中,有13万吨战略器材是整个中华民族工业的精华,不及时入川,不仅大后方军事工业重建大费周折,如被日本人掠去,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的宜昌,可供运输的船只,只有卢作孚的民生公司的20几条轮船和几艘其他公司的轮船,按照正常运力,想要全部运走这些人流和物资,差不多需要是一年的时间,但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40天。


滔滔长江上,24艘轮船、850只木船不停地在峡江来回穿梭,码头搬运口号高昂激烈、峡江拉纤号子低沉回荡。



除了与紧迫的时间以及危险的江水搏斗,转运船舶还要承受敌机的轰炸——16艘船舶被炸沉、炸毁,117名船员牺牲,76人伤残。


最终,在这场惊心动魄的大撤退运输中,民生公司不仅向四川运送100万吨货物,还载过去150万人。


亲历了此次大撤退的教育家晏阳初评价说:“敦刻尔克大撤退”是依靠国家的力量,由军事部门指挥完成。宜昌大撤退则完全依靠的是卢作孚和他的民生公司船队。在中外战争史上,这样的撤退只此一例。

   


中国远征军“败走野人山”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保卫当时中国仅存的一条国际大通道滇缅公路,1942年3月,中国不惜派出最精锐的部队组成中国远征军协同英、美等盟国到缅甸对日作战。


由于盟军仓促应战等原因,1942年8月,第一次缅甸对日作战失败。1942年至1944年,中国在缅甸、云南投入的部队约40万人次,但由于史料缺失,中国远征军在缅甸牺牲的精确人数至今无法确定。


有资料显示,在两次入缅作战中,中国远征军牺牲人数达10万人。第一次入缅战役中牺牲的6万人中,有5万人是在撤退途中非战斗死亡的,特别是在自然条件极端恶劣的野人山中死亡最多。

   

诺兰的导演功力值得我们学习,比如,以小情境展现人类的求生本能、性格缺陷,轻轻揭开历史隐藏的面纱之一角。


但更值得我们思考的是,怎样花大力气从真实的战争历史中挖掘素材,从自己国家的角度去观察、思考二战这个与全世界有关的历史。


长期以来,对于二战的解读都秉持“西方中心论”,中国等东方国家的贡献很多时候被忽视了。谈到我们自身的历史时,为了增加形象性,常常要加上一个“中国版”作为前缀,比如“中国版敦刻尔克”“中国版辛德勒”“中国版拯救大兵瑞恩”,等等。而这样的后果就是,观众被后面的标签吸引,而不自觉地忽视了前面的“中国”,陷入到了西方的观察体系当中。


“宜昌大撤退”就是“宜昌大撤退”,是中国抗战史,乃至二战史上绝无仅有的大事件。我们不应借助“敦刻尔克”的标签才去回忆这段历史,而应当将“中国”二字深藏心底。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等,图片来源自网络。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发布或推送的所有内容,除注明来源外,版权均属北京日报社所有。欢迎合作,拒绝剽窃。同道者可直接留言或后台联系。


本期编辑:晁星


首页 - 北京日报公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