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进了天堂,结果却踏入地狱。” | 官察

摘要: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09-09 17:10 首页 北京日报公道


我以为进了天堂,结果却踏入地狱。

       

这话出自“百名红通人员”第31号杨立虎。


2015年8月21日,外逃两年零三个月的杨立虎选择从加拿大回国投案。这是我国成功从西方国家劝返的第一人,也是安徽省首个追回的“百名红通人员”。作为曾经安徽阜阳新特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和安徽瑞泰药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杨立虎为骗取税款,授意或默许公司业务人员虚开或接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共2414张,合计金额约2.86亿元。2013年5月,为了逃脱法律制裁他外逃加拿大。

   

原以为到了国外就自由,能够过上天堂一般的生活。但现实却远比杨立虎想象的残酷——背负戴罪之身走到哪里都是“过街老鼠”,有病不敢就医,不敢与国内亲人联络,时刻提心吊胆怕被警察抓住……有一次,杨立虎的血压飙升到180,但他“宁愿病死,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这番折磨,也最终让他下定决心回国自首。


曾有“海外就是法外,出国就是天堂”幻想的,不只有杨立虎。最新归案的刘常凯也是如此。

2017年8月31日,第19号“百名红通人员”刘常凯回国投案。刘曾任北京梨园汽车驾驶学校校长,涉嫌诈骗罪,1999年10月外逃美国。

 

他在投案后坦言:原以为到了国外很美好,其实18年的外逃生活几乎和坐牢一样。没人跟你说话,你也说不了话,更不敢和国内亲人联系,太难捱了。    


 

一些人或许还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虽然逃往国外精神上备受煎熬,但起码能保住财产。为了这些真金白银,再苦也值得了。但实际上,随着国家追逃追赃力度持续加大,这样的小算盘越来越打不转。


潜逃海外15年之久的“百名红通人员”第5号闫永明便有如是经历。

闫永明曾是吉林通化金马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涉嫌职务侵占犯罪,于2001年11月潜逃至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


得益于国际警务合作的顺畅高效,对闫永明的追逃追赃实现人赃俱获。新西兰警方申请法庭批准依法查扣、冻结闫永明相关资产近3500万新西兰币(合1.7亿人民币),并以涉嫌洗钱罪对其提起民事诉讼,大大挤压了闫永明在新西兰的生存空间,迫使其成为无钱可花、无人可靠、无路可逃的“三无”人员,不得不主动投案自首。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截止目前,已有44名“红通人员”被抓捕归案。中央纪委监察部最近公布后续情况显示:已宣判15名,作出不起诉决定2名,撤案1名,法院已受理但尚未宣判的9名,移送审查起诉或正在侦办的13名。



 

这些数字也为那些仍在海外逃命的腐败分子敲响警钟:国外绝不是想象中的“避罪天堂”,不要以为在境外东躲西藏就能逃脱制裁、安度余生,乖乖伏法、回国投案才是唯一正途。


习近平总书记早就放话:

“腐败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追回来绳之以法,5年、10年、20年都要追,要切断腐败分子的后路。”

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

“深化司法领域国际合作,完善我国司法协助体制,扩大国际司法协助覆盖面。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

这些年来,“国际追逃追赃”成为我们国家在许多重要国际场合提出的基本主张之一,“不为腐败外逃人员提供避风港”也愈发广泛地被各国政府视为一项基本政策,共同营造的围剿之势,对外逃人员形成了强大压力。

        

法治之下,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没有“铁帽子王”,更没有所谓的“避罪天堂”。犯了法,跑到哪里都逃不过法律审判。贪腐分子该醒醒了!


?图片来自中纪委网站、新华社等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发布或推送的所有内容,除注明来源外,版权均属北京日报社所有。欢迎合作,拒绝剽窃。同道者可直接留言或后台联系。


本期编辑:范荣


首页 - 北京日报公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