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丢官,他不是第一个……|官察

摘要: 自虐与出丑

10-10 19:04 首页 北京日报公道

喝酒又出事儿了!

 

安徽纪检监察网近日通报:7月13日中午,淮南市凤台县朱马店镇纪委书记吕克尚因接受他人宴请并饮酒,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和免职处理。

 

甘肃兰州市“治转提”专项行动工作推进会通报:7月17日,皋兰县地税局干部韩智孝中午休息时间饮酒,下午上班时谩骂该局人教科科长,被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违规喝酒丢了职位、喝酒出丑谩骂同事,这两则典型案例生动凸显出酒精的负面作用。其实,若严格按规矩办事,这些丑事原本可以避免。



早在2013年末,中办、国办就印发了《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要求工作餐不得提供香烟和高档酒水。以此为起点,各地纷纷推出“禁酒令”升级版,对时间场合、饮品种类等做出严格限制,比如省内公务活动一律不准饮酒、工作日午间一律不准饮酒、特殊情况饮酒需报纪委。

 

各地“禁酒令”不可谓不严,人们对酒精之害不可谓不察,然而,酒品却迟迟没有退出餐桌,招人烦的“酒规矩”仍然存在,何也?

 

酒文化,固然有雅的一面,但于今大行其道,多半还是因其现实功能。不知何时起,饮酒被赋予了诸多“灰色意味”,变得庸俗起来:有事相求,那就盼着“酒杯一端,政策放宽”;应酬接待,那更是“不喝不能交心”;有的人则干脆宣称“酒场就是战场,酒瓶就是水平,酒量就是能量,酒风就是作风”……似乎只有把酒喝畅快了,甚至喝倒几个,才能谈得上其他。



上述情形,喝酒目的明确;然而还有某些时候,饭桌之上本尽是共事之人,聚餐本没啥功利目的,拼酒,却仍是不能绕过的主题。这又是为何?

 

知乎热帖“中国酒文化的本质是什么”,收获最高赞的答案如下:



话虽说得绝对了些,但也道出部分真实。小饮怡情,大饮伤身,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道理。然而,只要饭桌之上存在地位高下之分,在“酒规矩”中,处于相对低位者,就不得不去敬酒,否则就是没规矩、不懂事儿;处于高位者,一方面享受着敬意,一方面也得出于礼貌回敬。笔者曾看过《中国酒文化的自虐性》一文,其中更明确写道:


对于底层人来说,他们需要某种身体上的受损付出以获得信任,而对于高层来说,他们顾忌的是面子,但愿意用自己的“出丑”来获得信任。那么酒桌的酒精文化则完美地满足了这两点,酒精既可以伤害人的躯体,同时醉酒也容易出丑,酒精是一个完美的“统筹物”。

有没有喝、能不能喝,被异化成为懂不懂礼术、是不是同道中人、愿不愿相交的标准。一来二去间,这喝酒就容易没完没了。多少人早已头重脚轻,却仍然不下“战场”;多少人对喝酒深恶痛绝,却不得不屡屡举杯。这般觥筹交错若愈演愈烈,便容易上演悲剧:曾有安徽祁门一位公安民警陪领导“交流学习”期间醉酒摔死,广东乐昌一副镇长因“涉酒”猝死。



说白了,若酒精难以取代的“特殊功能”还存在,招人烦的“酒规矩”便不会消失,“自虐式”喝酒就仍会无可奈何地不断上演。在以“禁酒令”治标、限制公务饮酒的同时,要真正治本、涵养更健康的“酒文化”,就得釜底抽薪,抛弃酒品之上附着的“灰色意味”。而这,必然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需要社会氛围的彻底转变。

 

毋庸置疑,在全面从严治党的大背景下,“公务不喝酒、喝酒不公务”正在成为常态,那些幻想着喝酒办事儿的,还不如趁早打消此念,另寻正途。在时代不断发展进步的大趋势之下,人与人间的平等关系已是共识,那些热衷在酒桌之上确认等级地位的,也终会做罢。以及,如果每一个人都愿意做出些微努力,对违规饮酒、过分饮酒说不,这一进程便会更快一些,那份简单纯粹、潇洒飘逸的酒文化也会尽早回归。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发布或推送的所有内容,除注明来源外,版权均属北京日报社所有。欢迎合作,拒绝剽窃。同道者可直接留言或后台联系。


本期编辑:胡宇齐


首页 - 北京日报公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