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茶初心不改,茶书馆中精进有道

摘要: 这一颗纯净如斯的初心,这么些年,似乎从未变过

11-01 01:27 首页 茶业复兴

每周一至周五 更新原创文章

点击标题下方蓝字关注 茶业复兴

今天的茶书馆故事,我们分享几位美女馆主的面貌。


dada茶书馆 封惠:茶就是爱好



据说封惠是幼儿园园长,我只知道她在茶城里有个铺面。她说做茶是爱好,所以一有时间,就在茶台前摆弄茗事。



她可能是我见过喝茶最认真的人,每喝一款茶,她都要细细地品,第几泡有涩味,是不是有点苦,回甘如何,香气是怎么样等等,都要喝出个明白。还要和身边的人反复交流。


她很好学,茶书馆刚刚启动,就迅速进驻,所有我们能提供的茶书,都要读上一遍。但是这样的学习仍旧满足不了在茶路上的精进,于是一直又有重回学校,攻读茶学研究生的想法。



我跟封惠喝过很多次茶,她有很清晰自我的观点,但是又能够开放包容新事物。她最爱昔归茶,也对任何有趣的小产区表示欣赏。


上次在她店里喝茶,看到过一把品相不俗的容天壶,看得出她舍得对自己的爱好投入很多。大肚能容天下事,这是一个校长该有的素质。但也是一个茶人该有的品格,封惠对自己的要求是一条长期的精进之路,终将让其不凡。



阮翠梅:守心的梅子

 

梅子是一个文艺青年。一但与她说起诗词之类的纯文学,她就立即能神采飞扬起来。



她对文艺是真喜欢,对茶也是真热爱。


她做的茶,每一个名字都取得很用心,那些本来是各大名山头的茶,都被取做了“任平生”、“待明月”之类。有客人问起,她都要耐心解释,这出自“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而苏词“一蓑烟雨任平生”更是她最向往的境界。



8月份的茶业复兴茶书馆茶山行,她在茶山上,看到了她的梦想,有一片茶园,自己耕耘,做出自己最爱的味道,分享给朋友,自给自足,自得其乐。梅子对于这样世外桃源的生活,流露出了无限地向往。


我猜梅子的内心也如这般纯净,所以她才能对每个人都抱有极大的善意,大家也都愿意和她做朋友。突然想起她的店名叫“守心”,这一颗纯净如斯的初心,这么些年,似乎从未变过,相信她永远守得住。



怡羚:欧阳修老家的90后茶人


那天上午,怡羚从雄达茶城一号门拖着拉杆箱走来,像一只欢快的小鸟。


此行,她和我们一起从昆明坐车到双江,参加《茶叶边疆》首发活动。



怡羚的名字是有讲究的。因为她的名字有四个字。前两个字是父母的姓氏。


在中国,这代表了一种血脉传承。


听说她是江西人,我们就聊起了了欧阳修。


修哥是北宋文坛领袖,写过一首关于双井茶的诗:


“西江水清江石老,石上生茶如凤爪。穷腊不寒春气早,双井芽生先百草。白毛囊以红碧纱,十斤茶养一两芽。长安富贵五侯家,一啜犹须三月夸。宝云日注非不精,争新弃旧世人情。岂知君子有常德,至宝不随时变易。君不见建溪龙凤团,不改旧时香味色。”


听得出来,怡羚是一个有家乡情结的人,对家乡茶也很上心,活动结束后,她还把找到的关于双井茶的资料传给我。



怡羚曾经在朋友圈大声疾呼找茶书,又吐槽说只知道人工除草,不知道什么农药除草好,为此,还配上了图,联想跟她同车聊天的经历,瞬间感觉到一股段子手气息扑面而来。偶尔,她也会在朋友圈分享一些喝茶感受:


“松针在风里沙沙的画着曲儿,窗外的鸟儿躲着我,却远着近着唱着歌儿,不停的变换调子,听了好一阵,也没觉出它们的位置来。极目,不同的绿色像一片海,风姑娘的手打着浪,它们散发出欢快的香气,甜甜的,漫无目的的吸引我,呆坐着,什么也不想,才是最大的自在。”


这个二次元式的发呆,很有她们90后的风范。


文|茶业复兴编辑部

文中插图由诸位馆主提供


END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首页 - 茶业复兴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