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熙妍、林源:世界危险,动物温柔

摘要: 她们说“认识的人越多,就越喜欢狗”,你也是这样吗?

09-10 03:11 首页 北京青年周刊

摄影丨李英武

林源:

THEA BY THARA 酒红色丝绒刺绣拼接连衣裙

流浪狗小疙瘩


穆熙妍:

THEA BY THARA 复古刺绣连体裤

流浪狗小啾啾


“我认识的人越多,我就越喜欢狗。”这句话出自法国大革命时期著名的“沙龙女王”罗兰夫人之口。现代世界越来越危险,孤单成为常态,对人如此,对动物亦是。


人所受到的精神压力,动物所面临的现实危机,某种意义上让彼此无须设防,更加亲近。在共筑的世界中,人类和动物结伴而行,动物给予温柔,也被温柔以待,共同创造的能量足以保持纯净、回避危机、享受安定,更让人对生命的意义多一份体悟。


这种结伴而行的体验,穆熙妍和林源感受要比其他人感受要深。光听这两个名字大家可能有些陌生,但是说起《康熙来了》和《我的青春谁做主》几乎没有人不知道。


在《康熙来了》中,蔡康永这么介绍穆熙妍——“家里钱多的吓死人”,穆熙妍的父亲潘文芳拥有的“昱晶”能源科技公司世界前10大的太阳能电池厂,别人眼中她是十足的名媛;而见到林源的人,一眼就认出她是《我的青春谁做主》青春无限的李霹雳。


之所以说她们感受得要深,是因为除了大家熟悉的荧幕形象,穆熙妍和林源都有一个共同身份——流浪动物救助者。


摄影丨李英武

REINEREN 红色绑带西装套装

流浪狗小啾啾


摄影丨李英武

Awaylee 红色吊带连衣裙

流浪狗小疙瘩


开始:被遗弃的和被救助的


穆熙妍和林源都是那种从小就和动物亲的女孩儿。

 

穆熙妍还在幼儿园的时候,家里有一只大白狗,是一只不知品种的串儿,“它把我姐、我弟和我当做它的小孩”。穆熙妍这么描述他们之间关系,印象最深的是每次她做错事父亲巴掌要落下的时候,大白狗总是挡在前面开启保护模式情急了还会吼,父亲摇头无奈自己养了只白眼狼。林源也是从小跟着爷爷喂猫喂狗长大的,“兔子、蜗牛、鸡鸭、狗猫,我跟着我爷都养过。”

 

因为天然的亲近,让穆熙妍和林源对流浪猫狗比别人多投注了一丝目光。


摄影丨李英武

REINEREN 红色绑带西装套装

流浪狗小啾啾


穆熙妍第一次接触救助是她在台湾做同传(同声传译)时期。穆熙妍庆幸自己工作有弹性,这让她能有足够的时间待在“台湾动物之家”。


动物之家有三四百只流浪动物,被遗弃的理由也千奇百怪。“无论以任何天马行空的理由丢弃它们,我们都得收。”穆熙妍现在提起来还有些激动,有人会以性格不合丢弃宠物,还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因为狗狗睡觉打呼要把陪伴自己十几年的玩伴遗弃。而更多的流浪动物没有人知道它们的来历。“都会被关在笼子里,志愿者负责给它们洗澡、喂食、散步放风”可是因为志愿者数量有限,并不是每只狗狗都能获得放风的机会,“有的狗直到离去都没有被带出去过。”

 

救助的日子是艰苦又难忘的。为了能做志愿者,穆熙妍在工作之余特意考了资格证。和我聊起这些的时候,穆熙妍躺在摄影棚的一个沙发上陷入回忆,怀念起一只让她难忘的流浪狗。


那只狗送到动物之家的时候,已经流浪了很长时间,从它厚重结块的体毛和溃烂的皮肤可以判断出。“我拿着剪刀从鼻子找个切入点,一点点修剪它的毛发,直到尾巴。一边剪一边还有虫子往未剪到的地方钻。”这项工程穆熙妍花了足足两天时间,手都起了茧子。


穆熙妍边说边给我比划,剥落的毛就像绵羊皮一样,狗狗却一点都不闹任由她修理。“就很通人性的感觉,好像知道我在帮助它。”之后抹药等着它一天天重新长毛,穆熙妍说满心欢喜。可是狗狗却在一个她没去的工作日被别人领养走了,穆熙妍得知后又开心又失落。说完这些,穆熙妍深深吁了一口气。


在动物之家工作的那段时间,穆熙妍还经常给身边想买猫买狗的朋友“兜售”动物之家的流浪猫狗。她调侃自己“见缝插针”,“我会‘怂恿’他们过来看看,给自己和流浪猫狗一个机会。”穆熙妍说基本上是“百发百中”,大部分来看的朋友都会选择领养一只回家,而不再去追逐购买品种猫狗。


摄影丨李英武

Awaylee 红色吊带连衣裙

流浪狗汤圆


而林源第一次救狗,还是在六年前,救下的小狗叫黑头。黑头是林源所住小区的一只流浪狗,“每天不管回家多晚,我都会去喂它。”林源说,每次喂完黑头都会送她到单元楼下,目送着她上楼。


黑头被抓走是在11年的六七月份,正值夏季打狗严重,林源在外地拍戏,黑头就当成无人看管的流浪狗被警察抓走送到了北京七里渠。再回来是五个月之后,林源找到了黑头,给它联系了天津的领养家庭,“现在偶尔还会去看看,长得可好了”。这之后,用林源自己的话说,在救助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


家里人也有过不理解。在妈妈看来,林源的主业是演员,如果在救助上投入太多的时间和心力,必然会造成失衡。林源说救助初期自己确实比较“疯狂”,为救助到处奔波所花的时间不说,情绪波动也非常大,救助成功了欣喜若狂,救助失败了郁郁寡欢,只要看到狗就往宠物医院送。


林源的执着和热爱妈妈看在眼里,后来也默默地帮她,更告诉林源:“自己强大,才能帮助更多的动物。”现在小区里的流浪猫狗,妈妈也时刻关注着,日常喂一喂,哪只不舒服了就送去就医。

 

和林源这样情况的人有太多。林源认识的一个阿姨,也是受到自己的女儿影响。“阿姨租了个房子,现在专门弄了一个小院儿,有几十只猫,几十只狗。”除了家里的两只小狗,林源还有救助的两只狗寄养在阿姨的小院,一只是在上海拍戏时捡的,一只是北京捡的。林源感叹,正是因为大家一起相互支撑,才让更多的流浪猫狗得到了温暖。有时猫猫狗狗生病,阿姨资金上有困难,救助圈的人都会捐钱给予帮助。


摄影丨李英武

REINEREN 红色绑带西装套装

流浪狗小疙瘩


陪伴:“三子之母”和“我女儿、我弟”

 

拜伦曾说:“狗是一生中最忠实的朋友,第一个迎接我,第一个保护我。”穆熙妍和林源对于这句话表示赞同。

 

穆熙妍说自己曾是“三子之母”,林源谈到家里两只宠物,说的是“我女儿和我弟”。

 

“三子之母”穆熙妍曾经养过三只宠物,一只猫两只狗,猫是从加拿大带回台湾地区的,两只狗一只是领养的,一只是从前男友那接收的。“以前当我工作累了想放弃的时候,想起它们三个还嗷嗷待哺,就有动力了。”

 

糖糖是穆熙妍领养的狗,患有癫痫。糖糖在领养前受过伤害,身上有非常多伤痕,嘴巴被橡皮圈勒得溃烂,肚子被割开后又用订书机的钉子缝起来。一开始糖糖对人非常不信任,只要有人碰它的东西它就会张嘴咬。后来在穆熙妍的关爱下,才慢慢敞开心怀。



Toffy是穆熙妍前男友的狗,前男友不养了,穆熙妍接手。Toffy的耳朵天生听不见,别人家的狗狗训练动作三五天就可以学会,Toffy因为接收不到信息,所以学得特别慢。穆熙妍用耐心教会它成长。“在Toffy离开前,它已经学会了坐和握手。”


是的,这三只都已经相继离开了。糖糖因为身体太弱,最先离开。Toffy和小猫是同一天走的。“它们走的那天我不敢回家,直接去夏威夷住了一个月,我害怕面对没有它们的家。”Toffy得了胰脏炎,猫猫得了癌症。


Toffy住院的那段时间,穆熙妍把猫也带到医院,给自己买了个小躺椅,24小时守在医院。“我父母弟弟朋友轮番来看我,在医院那三个星期我瘦了六七斤。”Toffy是自然走的,兽医劝穆熙妍给猫也实行安乐死,因为当时猫的情况也不容乐观,面部的肿瘤导致整个脸都烂了,吃东西也只能通过脖子上的管子灌入。“它是给我面子撑了三个月。兽医说它这样活着太没有品质了,劝我放手让它走。”


后来穆熙妍集结它们的故事写下了一本书《陪你到最后——小猪熊Toffy萌日记》,暖心的故事打动了很多读者。穆熙妍在书中动了一些小心思,“我偷偷加了很多动保的概念,比如不论品种猫狗爱都是一样的,比如呼吁动物立法。”她希望看到的人更关注流浪动物。



林源的“女儿”叫点点,是她救助的一只小黑狗。另外一只泰迪林源叫它弟弟,因为和林源妈妈更亲。


点点是在救黑头的时候同时救下的小奶狗。“当时只有巴掌大。”一同救下的有十只小奶狗,送到宠物医院,八只都患了细小(一种犬类疾病)。点点检查正常后兽医让林源给它隔离。可是带回家的第二天,点点就趴在地上没精神,林源带回医院查出低血糖,而同期的一只小奶狗病情恶化,感染了冠状病毒,兽医说执行安乐。那天林源抱着点点一边打点滴一边哭。“我就想我都救了它为什么不能让它活下来?”现在救助的多了,林源也渐渐学会了接受这些力不从心的情况发生。


林源与流浪狗小啾啾


林源在家没事就和点点聊天,妈妈有时看到都觉得无奈:“它要能回答那能吓死你。”话虽这么说,林源还是觉得点点懂她,遇到伤心事,抱着点点哭,点点会舔掉她的眼泪。


林源还向我吐槽——点点有点脑残,手机视频的时候总是认不出她,“我在外地拍戏,视频叫它丝毫没反应,又不听又不看。”但是只要从剧组一回家,第一个冲过来迎接的一定是点点。说起这些,林源咯咯笑个不停,化妆师也忍不住说起自己经常和自家猫聊天的趣事。似乎,养宠物的人自然而然把宠物当成家庭的一个成员。


感悟:看似是救助,其实是自救

 

在很多人的潜意识中,领养小动物更多的是给予,但是深入其中的穆熙妍和林源告诉我,收获远比付出多得多。美国作家威廉·巴勒斯就曾谈到养小动物的感受——“使我免于成为一个极端且泛滥的无知之徒。”

 

“心态越来越平和,心理越来越强大。”是穆熙妍最大的感受。多年的救助经历,已经让她从一个进入救助站泪流不止的小白蜕变成一个具有号召力的领头羊。


众所周知,穆熙妍家境优渥,是名副其实的名媛,但是救助的过程中,她说自己认识了很多社会上不同的人,有路边发宣传单的,有做泥水匠的,“从自己的圈子里抽出来和普通人待在一起,你会感受到世界的广阔。”

 

第一次进到“台湾动物之家”,看着三四百只狗渴望的目光,穆熙妍忍不住蹲在地上哭了,当时工作人员让她回家调整心态。后来再去的时候,接受了不完美:“不可能每一个都帮助到,我就尽量挑牌子上没有散步纪录的狗出去散步”。


现在再翻开穆熙妍的微博,大部分的内容都是有关动物救助的信息。她还开放了私信,专门接受救助信息。穆熙妍活跃在台湾和北京两地的流浪动物民间公益组织里。台湾动保法修改投票的时候,穆熙妍还亲自上街游行发表演说。


摄影丨李英武

Awaylee 红色吊带连衣裙

Kumi Ding 黑色羊毛礼帽

流浪狗汤圆


“你做了,你会比我更快乐更幸福!”林源反复和我强调这句话,她说这种幸福是双层的,一层是自己救助过程中自我付出的满足感,一层是看到小动物变好变快乐时得到的愉悦。


是的,在烦扰世界中,对于一件事倾注真情实感,会带来没有时间阻隔延绵的幸福感。林源前段是还特地去一家宠物医院拜师学艺,甘心做了一个月前台。“学一些简单的救助就能随时判断和简单治疗遇到的流浪猫狗。”林源很知足。

 

这样的感受很多的人都感同身受。我国第一个小动物保护组织——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芦荻教授也曾说:“我有时靠着枕头流眼泪,元元和菲菲(流浪狗)会走到我的沙发床上来,把我的眼泪全舔干。”这位从讲读古典文学的大学教授到终日救助猫狗的佝偻老人,一生为流浪动物耗尽家产。美国的媒体曾这样报道芦荻:“她救助动物的行为,是文明和进步的曙光。”


摄影丨李英武

REINEREN 红色绑带西装套装

流浪狗小啾啾


因为收养这些动物,芦荻曾一次又一次被邻居指责、谩骂。如此领军人物都遭受过质疑,更别提穆熙妍和林源了。“救狗为什么不救人?”这样的声音就没有间断过。穆熙妍和林源一开始很在意,现在都很看得开,“救助流浪动物的很多都在做着别的公益,大家不说是不想炒作。现在理解的人也越来越多,随着人们对动物了解增多,文明水平高了,我们相信会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因为世界上善意总比恶意多。”

 

没错,善意总比恶意多。当越来越多人在逼仄的城市生存空间中,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面临着遥远的人际距离,混乱、孤独、疲于奔命时,终究会有更多的人把目光投向简单清明、自由安全的地方。比如施予动物温柔,同时收获慰藉。其实所有的救助,本质都是一场自救。


《北京青年》周刊联合双人展 共同发起 #北京青年你不是一个人和世界单挑# 主题展览,触摸北京青年内心世界,唤醒都市青年对日常亲密关系的感知。

文/ 朱云云

编辑/ 韩哈哈

摄影/ 李英武

相关阅读 & 近期热点,欢迎来点


《十年之后,依然张嘉倪》


《专访“最意外”的歌后:得奖就像吃北京烤鸭》


《陈文令:少年心性面苍茫 妙谛因心笑笙歌》


《“嘻哈侠”欧阳靖的人生经历你想不到》


专访《二十二》导演郭柯:别止于凝视


 点击以下封面图,一键下单新刊

「 2017年8月31日  孙长胜 & 林允 」

▼ 

直接点击 往期精彩


吴京 |  迈克尔·杰克逊 杨澜  宋祖儿 丨 王耀庆 丨 余男 丨 赵普 丨 李开复 丨 常远 丨 孙怡 丨 黄渤  阿米尔·汗  《未来简史》作者尤瓦尔  达康书记吴刚  任嘉伦  博物君  薛之谦  王小波  惠英红  回忆专用小马甲  东野圭吾  马薇薇  张一山  青山周平  安吉×胡可  林丹  胡歌  张鲁一  郭德纲  五月天  杨洋  杨紫  局座召忠  卷福  郭川  彭于晏 丨 刘震云  泰勒 丨 papi酱  李安 丨 陈坤 丨 靳东   丨 刘晓庆 丨 张家辉 丨 舒淇 丨 韩庚 丨 崔健 丨 科比 丨 吴亦凡 丨 周冬雨 丨 黄轩 丨 范冰冰 丨 何炅 丨 韩寒 丨 郭敬明


首页 - 北京青年周刊 的更多文章: